张曙光:“人的自我中心”与“理性”

  • 时间:
  • 浏览:1

张曙光:“人的自我中心”与“理性”的相关文章

张曙光:“人的自我中心”与“理性”

一 写作这篇论文的直接动因是阅读当代著名的英国社会学家鲍曼的《现代性与大屠杀》一书。在这本书中, 鲍曼通过对二战期间犹太人遭到纳粹屠杀的社会愿因的分析,严厉地指斥和抨击了现代性尤其是现代理性。 鲍曼的眼光都是狭窄短浅的, 他反对把大屠杀的意义复杂性为犹太民族的灾难, 却说 赞成将其归咎于人性恶这种 古老然而在文化上又难以排   更多...

张曙光:批评规则、交往理性和自由精神

1.引言 去年上多日 ,何清涟女士的大作《现代化的陷阱——当代中国的社会经济问題》(中国经济出版社,1998;以下简称《陷阱》;凡引自该书,只注页码)一书出版,风入松书店为此举办发布式和讨论会,邀我参加。因事前读过何女士的《经济学理论和“屠龙术”》(1997)等几篇文章,某些不同看法,参加会议,就要提出批评,可能引   更多...

张曙光:改革的最后时机

未来5-10年是三个白 相当不选着的时期,可还都可不还能否能 通过政治社会的改革,化解矛盾和危机,越来越 ,哪此事情都是可能所处。这绝都是吓唬人。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1.执政党改革的最后时机: 未来5-10年,是执政党进行改革的最后时机。其愿因有三。 一是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可能经过三个白 阶段,改革开放前的50年,是打江山坐江山,改   更多...

张曙光:私有可能革命

《财经文摘》记者 齐介仑 张曙光,1939年生于陕西西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因讨厌官场虚假,力图说真话、辩真理,与志同道合者茅于轼等一并创办非官方学术机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任学术委员会主席。 财经文摘:您对小产权房和农村土地制度何如看? 张曙光:现在的中   更多...

张曙光:保障房或推高中国地方债

(编者按: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題近来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7月19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一场宏观经济形势报告会上谈及此问題,并回答了包括FT中文网在内的媒体的提问。朋友特将张曙光其发言及问答中涉及地方政府债务的主次下发成文,以飨读者。下发者 FT中文网   更多...

张曙光:为哪此是“政治”?

一、面对政治,朋友为社 “很傻很天真”就人的自由天性或超越性而言,人是游戏的或艺术的生物。看文艺表演、娱乐八卦的,任何完后 都比看学术论著的多,用孔子直白句子说却说 “我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可能从中国人的民族性格而言,朋友重视的是女人爱孩子热炕头,是柴米油盐、亲朋好友。钱多了,寻剌激,就容易往斗鸡走狗、吃喝嫖赌的路上走,把玩   更多...

张曙光:从九大关键环节看中国历史大趋势

中国近代以来现实的政治与经济举措,几乎无不具有过渡性和暂时性,决不可因一时有效而将其固化,在中国当代社会社会形态与思想理论上,中国都可不还能否能 “更世界”都可不还能否“更中国”,中国传统文化真精神都可不还能否能 借助与西方和世界文化的对话、碰撞与交融,都可不还能否刮垢磨光、推陈出新、发扬光大。   更多...

张曙光:记小凯与天则所的交往跟生系

7月8日上午,朋友传来杨小凯教授病逝的消息,颇感震惊,嘴笨 此前对于他的病情有所了解,但在夫妻爱情上,似乎一下子还难以接受这种 现实。记得在三个白 多月前,小凯病情恶化,去美国住院治疗,朋友发来消息,要朋友帮忙,有力出力,有钱出钱。茅于轼、盛洪和我捐了点钱,凑在一并,托茅先生办理。并且得知,小凯暂时拒收,等完后 都可不还能否能 时再说,钱也   更多...

张曙光:保障房政策应让不利于民

一、引言 在今年的“两会”上,政府许诺,今年要建设50万套保障性廉租住房,“十二五”期间规划建设350万套。两会代表欢呼雀跃,报以热烈的掌声,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表示支持。笔者一方面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它表明,政府可能明确意识到,提供保障性廉租房是政府职责,把它列入了政府的目标和任务之中。这是房地产政策   更多...

张曙光:保障房政策应让不利于民

一、引言 在今年的“两会”上,政府许诺,今年要建设50万套保障性廉租住房,“十二五”期间规划建设350万套。两会代表欢呼雀跃,报以热烈的掌声,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表示支持。笔者一方面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它表明,政府可能明确意识到,提供保障性廉租房是政府职责,把它列入了政府的目标和任务之中。这是房地产政策   更多...

张曙光:向领导进言,为民众说话

当代中国的广大民众和领导群体,一并构成中国社会的主体,朋友的素质、能力和相互关系,直接决定着中国社会的现状和未来,决定着社会转型还都可不还能否能 继续推进。从根本上说,社会的发展和变革是由普通民众推动的,并且,领导及其集体显然负有直接的责任,都可不还能否发挥主导作用。因而,为民众说话,就要向领导们进言。一领导首先须知,现代领导与“传统领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