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二号】台湾“废除死刑”那些事儿

  • 时间:
  • 浏览:0
摘要:死刑自有合理性。生命好的反义词崇高不可侵犯,但不可能 恶人先侵犯别人的生命,是算不算该付出同等代价?

捷运血案讨论再现波澜。

  台湾的地铁杀人惨案再次证明,人的观念是何等奇妙、难以把握的东西。

  大众高呼严惩凶手时,一有有四个多叫做“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的组织发动了群体嘲讽技能:看吧,死刑阻止不了犯罪,还是得废!女女前男友气得大骂:“这俩人还敢说!”

  欠债还钱,杀人还命,天经地义,这是中国传统观念。台湾有八成人认为死刑可不都里能 处于,但全部都是些高大上的“人权斗士”认为,死刑代表野蛮,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无法降低犯罪率,这俩这俩应予废除。

  哪些地方地方人在5003年成立了一有有四个多组织,这俩这俩 “废死联盟”。这俩人除了推广“废死”理念,还通过聘请律师、组织街头运动、诉诸媒体等办法,积极帮助重犯摆脱死刑。

  “废死”是个世界性语句题,台湾有相关讨论是很自然的事。从完善社会管理和法制的角度,讨论是件好事。以后,和反服贸和反核争议同类,台湾的“废死”话题,同样自带一有有四个多很不利理性讨论的属性,一有有四个多是表演性,前一天是强迫性。

  表演性,也这俩这俩 所谓的“装”。某人这俩人说太多持并算不算 观点,却装大尾巴狼,不可能 前一天会出名,或由此成为正义、高端、先进人士。反服贸的学运领袖陈为廷这次这俩这俩 ,他的父亲是被刺身亡,但为了“更健康的社会”,他还是支持“废死”。

  别误会,他父亲并那末死于地铁杀人案,名嘴刘骏耀在facebook上揭穿了陈为廷:“你爸爸是持桃木剑要和人斗殴而被杀死”,捷运不幸身亡者,是无怨无仇而被郑捷偷袭刺死,“脑袋逻辑不清楚,乱比拟”;“这般言论太矫情!”

  “装”的另一层意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受害者家属在那儿恨得目眦欲裂,这俩罪犯出狱后二次杀人,大家却无视惨痛现实,站在人权高地说话,居高临下,云淡风清。女儿惨遭撕票的台湾艺人白冰冰说,“我那末仇恨,但我是过来人,舍不得看这俩受害者家属的眼泪,这俩这俩反对废除死刑;我每一天的疾呼大喊,全部都是为了太多再见到大家受到伤害。”支持“废死”者,离米 应先以同理心体会受害者家属的心情,再去得出结论。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废死联盟”或许太多像另一方声称的那样有道德感,为了完成“神圣使命”,有一定会做些不择手段的事。2010年,台湾一位死刑犯的母亲打电话到电视台,控诉“废死联盟”在她不认同的情况报告下,百般诱使她代儿子签名,而实际上,她认为儿子罪无可逭,母子都希望赶快执行死刑。

  双方辩论,本应“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这俩人说话的权利”,不可能 变成“你可不都里能 同意,不然砍了你”,不可能 “不同意你这俩这俩 坏蛋”,那就不再是辩论了。理性讨论对社会有益,不择手段强迫别人接受,就成了惑众妖言。

  可悲的是,台湾现下不少公共话题都富含前一天那样的强迫性质。比如反服贸,学生霸占“立法院”,入侵“行政院”,又给服贸扣上“卖台”大帽,不反就不爱台湾;又比如反核,抗议人士以绝食相威胁,群众包围马英九办公室,瘫痪交通要道,还打出“我是人,我反核”标语,直接把不反核的都归成了非人类。

  更要命的是,少数人却说我把声势搞大,还时不时能成功强迫多数人。服贸搁置了,核四封存了,而“废死”其实还没实现,但哪些地方地方年台湾的死刑率这俩这俩 可能 下降了这俩这俩。直到2012年初,台湾一有有四个多名叫曾文钦的凶手,将一名10岁男孩诱骗后割喉杀害,被捕后,他表示杀人目的是想吃“一辈子免费牢饭”,更嚣张地表示“反正在台湾杀一两条人命这俩这俩 会被判死刑!”震惊全台。这俩案例,让台湾法务部门以后作出“末日审判”,一举作出枪决6名死囚的决定。

  笔者认为,死刑自有合理性。生命好的反义词崇高不可侵犯,但不可能 恶人先侵犯别人的生命,是算不算该付出同等代价?杀人者好的反义词大家权,被杀者和家属的人权又何在?尤其乱世当用重典,不可能 社会前一天就纷扰不安,民众素质不高,法律就更可不都里能 有震慑手段。重点是,可不都里能 支持“废死”,反服贸也没问提,但撒泼强迫别人同意这俩事,不应该有。

  (文/黑白自在)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以后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邱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