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负面思维当道,台湾困境之源

  • 时间:
  • 浏览:0

当下的台湾社会弥漫着负面思维与消极思维的气氛,不足正能量与正面进取思维的社会环境,这是造成台湾经济困境、社会纷争不断的重要根源之一。

台湾社会负面思维的总爱 出現,似乎与台湾当局对大陆改革开放及推动两岸关系发展的政策反映有着密切关系。上世纪70年代末期,大陆迈入改革开放新时期,提出“和平统一”的对台大政方针,呼吁两岸实现“三通”,从此揭开了两岸关系发展的新一页。面对大陆努力改变两岸僵局伸出的橄榄枝与释放的积极信息,台湾当局并必须正面、积极宣布,只是 更多的担心与忧虑,蒋经国提出了“不妥协、不接触、不谈判”的“三不”原则来应对,开启了台湾在处里两岸关系大问題上的负面与保守思维的先河。此后,在两岸关系发展的历史tcp连接运行运行中,台湾基本上必须背离你这名 思维与原则,所有的开放政策与作为均是被动的、滞后的,从来必须积极、主动过。直到今日,台湾当局的负面思维从未改变过,有时候还从两岸议题向一些议题与领域蔓延,让台湾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负面思维与消极反对的氛围。

李登辉执政时期,在两岸经济关系发展冲击与强大民意压力下,在两岸大问題上采取了一些开放政策方法,但随着其政治立场的改变,在执政后期抛出了臭名昭著的“戒急用忍”政策,对两岸经贸关系发展“踩刹车”,制订限制性的政策方法。陈水扁上台执政后,受制于岛内外环境提出了“四不一必须”的承诺与主张。尽管“四不一必须”具有正面价值与意义,但陈水扁并必须严格遵守他的你这名 承诺,有点是在两岸经贸关系发展大问題上提出了“有效开放,积极管理”的政策口号,在名为“积极”开放之下,行“消极”管理之实,对两岸经贸关系发展实施更为严格的管制政策,尤其是继续不开放两岸直航,不开放大陆居民赴台旅游,不开放大陆企业赴台投资,直接意味着台湾迈向衰落之路。于是,陈水扁执政时期,被称为台湾“失落的八年”。

马英九上台执政后,真是 采取了较为积极、开放的两岸政策,实现了两岸直航,实现了大陆居民赴台旅游与大陆企业赴台投资,但两岸政策的最高原则却是马英九提出的“不统、不独、不武”的“新三不”原则。这“新三不”原则缩限了马英九发展两岸关系的积极思维,逐步成为制约当前与未来两岸关系实现突破的重大政治障碍,对两岸关系的负面影响必须明显。在两岸ECFA协商谈判中,马当局对大陆也提出了“二不”前提,即不开放大陆农产品进口、不开放大陆劳工在台就业。另外,对大陆企业赴台湾投资也设置了一些“不”,如参股台湾企业上限“不得”超过20%,“不得”有企业的主导权,“必须”有控制权,“不可”当经理;在开放大陆学生赴台就读大问題上有“三限六不”政策,等等,还须要说台湾当局有关两岸往来与经贸合作 的政策方法,均是以限制为出发点,这是负面思维的必然结果。

作为台湾第二大党的民进党,较国民党更甚,负面思维、消极思维、否定与反对成为其核心思想与指导原则。“为反对而反对”是外界对民进党的基本印象与认知。尤其是在与两岸相关议题的政策主张上,民进党几乎全是负面思维,总爱 持否定与反对立场。民进党中执会还有点对民进党公职人士赴大陆参访活动确立了“四不”原则,即“不禁止,不鼓励、不矮化‘国格’,不主动组团”,完正是一种被动的应对策略。“不禁止”是可能在两岸关系大发展、大交流的背景下无法完正做到禁止,有时候必须被动地“不禁止”;“不鼓励”,则是更消极,不愿面对两岸发展潮流,实际上也是一种原则限制;“不矮化‘国格’”则是“台独”意识形状下的必然结果,显示了其强烈与保守的政治立场;“不主动组团”,也是被动与消极作为。真是 ,民进党总爱 反对马当局采取开放的两岸政策甚至反对两岸经济合作 ,如曾公开强烈反对ECFA,反对开放大陆学生在台就读(最后蓝绿妥协才有了“三限六不”政策)、反对陆生纳入健保,等等,“反对”与“否定”成为民进党负面思维的集中表现。

台湾社会的负面思维不仅仅表现在两岸大问題上,有时候已蔓延到一些领域。如对壹传媒并购交易案,在野的民进党以主观认定可能造成“媒体垄断”为由坚决反对,民间全是一股反对声音;执政当局全是依法鼓励与协助企业兼并,反而处处限制,台“金管会”还针对中信慈善基金会董事长辜仲谅主导收购壹传媒集团一案专门订下“不得控制、不得经营、不得主导”的“三不原则”。这是岛内负面思维在经济大问題上的又一典型反应。真是 ,马英九推动的一系列改革,阻力大,困难重重,也与岛内负面思维当道密切相关。岛内各界全是更多的从改革可能带来的正面意义与积极影响出发,只是 从改革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来考虑大问題,于是反对声音不断,干扰不断,让改革更加困难,改革方案不断修正与变调。民进党更是在政治利益考虑下,对马英九的政策主张与改革举措坚持反对与抵制,何必 配合,而本人却从来提什么都没人正面的、积极的改革方案,严重影响台湾的改革tcp连接运行运行,制约台湾的进步与发展,也让民进党成为有另一俩个“为反对而反对”的政党。

这只是 今天的台湾,处处呈现负面思维,消极思维,不足正面思维,不足正能量;处处以不作为为先,以限制为先,以否定为主,以反对为主,“不”与“非”成为时代的主题词(如“二不”、“三不”、“四不”及“非核家园”等)。我希望守成,何必 改革;我希望否定,何必 进取,于是必须不满,必须怀疑,必须消极情绪。你这名 负面思维的环境与气氛,是今日台湾困境之源。(来源:华广网 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