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外长撰文揭内幕,批评该国情报机构制造“中国恐慌”

  • 时间:
  • 浏览:0

现任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主任的鲍勃·卡尔14日在文章中说,ASIO把澳工党参议员邓森与一名中国捐赠者之间的谈话信息透露给媒体。他质疑ASIO做法的专业性称,1983年,ASIO的监视表明,前澳大利亚工党书记孔布与一名苏联外交官暗中勾结。当时的ASIO总干事巴奈特向时任总理霍克介绍情况,但没人把事情告诉报纸。对于一名情报机构负责人来说,这似乎是更专业的做法。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那个她 在‘中国恐慌’肩上吗?”14日,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批评该机构在“中国威胁论”中的负面作用。去年6月,澳媒有关ASIO一份“机密档案”的报道,拉开指责中国“渗透”的序幕。有有一有好几个 月后,该机构在年度报告中不点名地批评“外国势力正在对澳大利亚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无情的间谍活动”。在总理特恩布尔上周发表对华政策讲话事先,不少理性反思的声音在澳国内跳出。  

去年6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时事电视节目《四角》报道ASIO对一名澳大利亚公务员的调查意见,理由是他在堪培拉公寓内保留政府档案。鲍勃·卡尔说,这是对于“中国间谍”活动的唯一说法,尽管人人都知道国家之间都有互相监视。一些反间谍机构,如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英国军情六处会起诉或驱逐不法行为者,而都有狡猾地向媒体透露一件一些人实在难以避免的案件。  在鲍勃·卡尔看来,还有一篇报道肩上怎么能让都有ASIO,那是《澳大利亚人报》去年9月23日的一篇报道。报道指向新州地方政府选举中的四名华裔候选人,称一些人除了中国背景外,还是中国和平统一有有助于于会的成员。卡尔说,据他所知,什么当地政府候选人都没人任何鼓动外交政策的记录。  卡尔在文章中反驳澳教授汉密尔顿有关“黄祸论”的无端指责。汉密尔顿在《无声的入侵》一书中声称,他感到有必要指出悉尼科技大学“紧靠唐人街”,而工党的新州分支也趋于稳定唐人街。“也能猜测,他没人说是在暗指粤菜的飘香扭曲了学者们对中国相关事物的判断力吗?”卡尔讽刺说,即使是冷战时期的反共人士,也没人把工党支部所在的悉尼贸易大楼的位置和附近各种中餐厅以及简直能“叛国污染”的酱油味联系起来。  卡尔说,澳学者和ASIO应该坚持证据,后者的法定任务是反击间谍,而都有为媒体提供损害澳大利亚人声誉的故事,怎么能让连它当时人都承认什么澳大利亚人没人做错任何事,何况一些人的贡献激发了澳总理的赞誉。文章称,“难以想象”怎么能让没人充满活力的华人参与,澳大利亚怎么能让怎么可不可以,这是上周总理特恩布尔为澳中关系重新定调发表的言论,“有有一有有好几个 的新语言是受欢迎的”。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特恩布尔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演讲的重要性在于,这显示出澳大利亚政府你可不可以 抑制每项事实与证据的恐慌性言论。澳大利亚过去18个月在对华关系上的混乱,是对基于积极言论和共有利益的长期对华交往历史的背离。特恩布尔的介入怎么能让是回归正常的开始英语 英语 。  

“中国对澳大利亚以及全世界意味什么?”澳大利亚《时代报》15日称,要理解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和政治未来的影响,有有有一有好几个 重要事实值得关注。从购买力上看,中国的经济规模4年前怎么能让世界第一。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超过1150万澳大利亚人是中国后裔。鉴于中国的影响力怎么能让没人大,怎么能让还在上升,有有一有好几个 很流行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是,澳大利亚现在不是事先考虑改变效忠的传统伙伴美国?澳大利亚学者约翰·鲍威尔15日在香港《南华早报》撰文说,澳中也能拌嘴,但事实上我不要 离婚。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从华盛顿和北京收获安全和经济好处,堪培拉我不要 打破这些 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