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宗强 张毅:罗宗强先生访谈录

  • 时间:
  • 浏览:0

罗宗强 张毅:罗宗强先生访谈录的相关文章

罗宗强 张毅:罗宗强先生访谈录

编者按: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先生,广东揭阳人,1931年11月生。1956年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64年研究生毕业,分配到江西赣南师范学院任教。1975年调回南开大学,先在学报工作,后转到中文系任教,担任过中文系主任、校学术委员会委员等职。罗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在中国文学思想史研究方面卓有建树,   更多...

罗宗强:张峰屹《西汉文学思想史序》

我在为张毅的《宋代文学思想史》写的序中,对我国文学思想史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围和研究办法,对它与文学史、文学批评史的联系和区别,作了简要的说明。那个说明是我对于文学思想史学科的如可让 主要问題的界定,是每其他人的如可让 粗浅认识。那些认识,至今尚未改变。每其他人所进行的文学思想史研究,从《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魏晋南北朝文学思想史》   更多...

崛起中国的十字路口:许纪霖先生访谈录

原载《思想》杂志(台湾)第16期许纪霖先生,浙江绍兴人,1957年出生于上海。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三年;1977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1982年留校任教。现为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特聘教授,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任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深受1980年代新启蒙运动影响,致力于中国现代化的历史反思,以及   更多...

朱嘉明 陈宜中:中国改革的歧路:朱嘉明先生访谈录(一)

朱嘉明先生,1980年出生,北京人。1964年就学於北京男十三中,1968年至1978年,先後在西藏,黑龙江和山东务农做工,1978年考上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在完成其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一同,参与创建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担任河南省人民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国际所副所长,中国西部研究中心   更多...

刘仁文:只向真理低头——江平先生访谈录

802年6月80日下午,笔者荣幸地受《环球法律评论》编辑部的委托,专程拜访了在我国法学界享有盛誉的江平先生。江先生是名副着实的名人、忙人,也是广受法学界同仁和社会各界敬重的人物。他曾担任过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七届全国人大常委、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兼任过中国学会副会长等一系列的社会职务,现在虽已年逾70,仍然担任着中国政   更多...

罗宗强:二十世纪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之回顾

百年来的中国古文论研究,论著的数量极大。要全面的深入了解,难度是很大的。近十馀年来,已有不少古文论研究回顾的论著,1 该说的似乎机会都说了;还没法说到的,正是很不容易说的部份。以一人之精力,要浏览一遍数百部研究专著和数千篇研究论文,就每一一3个 重要的研究课题梳理出具体的研究进展,在短期内几乎是不机会的。让人 够说的,统统如可让   更多...

王健:瞿同祖与法律社会史研究——瞿同祖先生访谈录

按:本文系作者于1996~1998年间与瞿同祖先生进行多次访谈的结果。全文最后由瞿老每其他人审阅和修改,特致谢意。谨以此文纪念瞿同祖先生八十八岁华诞。Ⅰ1996年秋季,大伙多少读法制史专业的博士生(胡旭晟、范忠信和我)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的丁小宣在一同结束了了英语 英语 筹划“20世纪中华法学文丛”的后后,就决意聘请法律史学界的老前辈——   更多...

时寒冰:任志强先生,莫把无知当博学

10月22日,曾自称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的任志强先生在其新作《忍无可忍》一文中写道:“CPI中只计算房租的变化,而还要房价的变化。倘若一一3个 经济评论人连這個 最基本的统计办法都还弄不清楚,还有那些资格去评论经济与CPI的变化呢?”我去美国访问归来写的美国房价真相,惹恼了任志强先生,但没法想到他气成没法模样,竟然找一一3个 如   更多...

朱嘉明 陈宜中:中国改革的歧路:朱嘉明先生访谈录(四)

四、中国国民经济面临的根本问題:人口过剩、生产过剩与资本过剩陈:大伙再转换一一3个 话题。很想听你谈谈对中国宏观经济的看法。你观察宏观经济问題的思想办法是什麽和大陆主流经济学家有什麽区别?朱:我对中国宏观经济的看法与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有三大区别:第一,我分析的出发点和归宿还要含有对现政府经济政策服务的意识,第二,还要讲短期,而   更多...

朱嘉明 陈宜中:中国改革的歧路:朱嘉明先生访谈录(二)

二、回顾1980年代陈:您是中国大陆第一届研究生,为社 取舍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工业经济研究所?朱:当时,犹豫过是考经济研究所的政治经济学专业还是国有经济专业,最後还是决定工业经济。回忆起来一3个 主要因素:其一,我相信中国还要现代化,而现代化主统统工业化。工业经济与工业化关扎好密。这背後还是「实业救国」的思维。其二,工业经   更多...

朱嘉明 陈宜中:中国改革的歧路:朱嘉明先生访谈录(三)

三、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问題陈:「六四」之後,中国一度「反和平演变」,改革有机会倒退的局面。统统,大伙一般认为,是邓小平的1992年「南巡」,扭转了這個 机会性。统统,邓小平的1992年「南巡」得到中国官方历史和民众的高度评价。你如可看「六四」之後的中国经济改革和开放形势?朱:邓小平「南巡」是重要的。如可让,在评论邓小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