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群租江湖:房东手握多套房源躺着赚钱

  • 时间:
  • 浏览:3

  中新网北京8月27日电 题:群租禁而难绝 折射“北漂”生活百态

  图为秦戟(化名)所居住的群租房平面示意图,蓝线处为他居住的位置。

  “我从A楼的7层搬到了B楼的2层,铺位也从客厅搬到了屋子里,于是房东以此为由涨了3000块的房租。”卢广说。

  图为卢广(化名)所居住的群租房平面示意图,红线处为隔断。图中标注“床”之处均为上下铺,共3一俩个多 铺位。据卢广介绍,左边三间屋子供长租客居住,常时间为满员情况报告;右边的十人间被用作短租,人员流动性较大。

  来去匆匆的群租客、性格各异的房东,是一纸租房契约中不可或缺的两大因素。左邻右舍、查封群租的执法者,则让这段关系的延续变成了一场举报与躲藏的猫鼠游戏。租客之间扮演着彼此生活中删剪不重要的角色,但因如厕、洗浴等排队造成的公共空间争抢,则时常触发矛盾。

  群租禁而不绝 房东谨慎“草木皆兵”

  “合适两天 起租,有300和35的,能行就住,不行拉倒,不搞价!”电话那头的声音高频且急促,态度和言语远不及网站介绍中那般温情而翔实。23日,记者致电地处北京劲松的一家“求职公寓”,被告知一俩个多 铺位的价格合适每晚300元。听到记者语带犹豫,对方“啪”地一声挂掉了通话。

  可能距离国贸商圈较近,劲松互近的住房突然为年轻人所青睐。即便面临官方“坚决取缔”的呼声,群租房化身“求职公寓”、“家庭旅馆”,隐身于大大小小的建筑之间。当较低的违法成本遇上旺盛的低价租房需求,群租房渐卷土重来。

  在某租房网站上,仅在23日当天,一定会 34条地处劲松的短租房消息,其带有13家的日租金被标注为300元以下。网页上均未注明房源地址,看房者需致电房主获取相关信息。

  记者随即联系了其中5家地处劲松的“求职公寓”,一张床铺的日租费用基本维持在300元、35元、40元一俩个多 档次,对应着多人间、六人间、四人间等不同的待遇。其中,有一家称铺位紧张,四人间、六人间满员,仅“多人间”有余铺。该房主对多人间的解释为“十几另一方一俩个多 屋吧”。

  此外,有一位房主在被问及“一屋里一共住了几个人”时立刻切断了通话。该房东的谨慎态度不无道理。截至今年5月底,北京在调查摸底阶段开展联合执法675次,依法拆除违法群租房573户、1671间,共有1372名房主因违法群租房被处罚。

  “房东警惕性很高的”,曾是群租户的秦戟告诉中新网记者。先是穿着被上下打量,又是被问是一定会 北京户口,在入住某群租房之初,秦戟就曾受到房主的百般“考验”。

  为了完成一篇有关北京群租房的论文,2014年末,秦戟以700元/月的价格定到了地处劲松某两居室的一俩个多 下铺。“若果房东在家,门就会敞开着。她规定我们都都歌词 回家开房门一次我很多 了进一俩个多 人,屋外有人敲门不允许我们都都歌词 随便开门。另外,她不负责代取快递。”秦戟说。

  并不随意给敲门者开门,是房东针对群租客制定的“家规”。租住在朝阳区的上班族田中秋告诉记者,面对“陌生人”的敲门,他并不敢擅自行动。今年7月份时,他曾遇到两位“片警”入户检查群租房。奇怪的是,其中一位年纪较长者有针对性地挑选 了房间中一处宽敞且无明显群租痕迹的地方,对另一位年纪稍轻、手持相机记录执法过程者说,“随便拍几张照交差即可”。

  上述一幕,难免让田中秋心生疑惑。根据官方部署,如今正值北京市违法群租房集中治理阶段,全市各相关部门正加大执法的力度。但出于另一方安全以及作为低租金受益者的考虑,田中秋又几度压抑了向有关部门举报的想法。

  据报道,今年6月至9月为违法群租房集中治理阶段,北京全市各相关部门将加大执法力度。

  群租生活“交响曲” 小摩擦日复一日

  根据2013年7月北京市多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敲定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间题的通知》,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此外,应当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内部结构形状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法律最好的最好的办法变相分割出租。

  田中秋目前所居住的是一间月租金173000元的次卧,但其所在的两居室实际上却被隔出了四间屋子,共住7另一方。这个同意味着,平摊到每另一方身上的公共资源受到了挤压,如厕、洗浴、下厨都我很多 排队,而用时稍长也会引发个体间的小冲突,尤其是工作日的早晨。

  秦戟笑称这是“清晨的战役”,且这个 矛盾在那个塞满1一俩个多 租客和房东一家的两居室里显得格外突出。

  “早上六点半就能听到客厅里的不满之声,近乎20人用一俩个多 酒店厨房所带来的麻烦,很容易我很多 暴躁。”为此,秦戟决定5点错峰使用酒店厨房。

  “从前每另一方的厕所使用权是平等的,凭哪些我我很多 放弃难得的睡眠而早起?”秦戟回想起其中的一位室友,他晚上九点“归巢”后忘记留意洗手间的空闲,直到十有些才进去洗澡。这位室友可能少睡了一俩个多 小时而抱怨不已。

  可能不我很多 上班,置身事外的秦戟默默地看着屋子里吵吵闹闹的一切,就像是看一场滑稽戏,“在从前的小摩擦里日复一日,群租生活反倒过得比想象中要快。”

  “20另一方一同分享一俩个多 wifi,网速实在 太差了。”群租禁令出台之初,曾在群租房里憋屈了一俩个多 半月的学生卢广说。可能时值夏季,“20个大老爷们对开空调与不开空调,空调开大点还是开小点,一定会有分歧”。

  此外,卢广还告诉记者,另一方在群租时曾丢失过一俩个多 贵重的电子配件和一打文件,“估计是可能被装到塑料提兜里,被保洁阿姨当做垃圾扔了”。通过对房东一番“大倒苦水”,卢广被房东减免了3000元的房租。

  对于群租生活的抱怨,骆骐认为是“噪声”。在北京某胡同的青年旅社里住了整整一俩个多 月,“实在 每天旅客来去匆匆也很热闹,但我的角色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回来后疲惫不堪我很多 休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真的受不了同屋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聊天。”

  骆骐说,当时暑期恰逢赴京旅游高峰,青年旅社的铺位突然很紧张。可能另一方是每七天续租一次,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铺位安排本来固定,突然在不同房间的不同铺位之间“搬家”,有时睡在四人间,有时睡在六人间。

  她还告诉记者,另一方的室友曾可能忘记续订而先要 床铺,我很多 了寄希望于有人腾退房间。最终,室友愣是在楼下的沙发里凑合了一晚。

  交了租金定了铺位并不“一劳永逸”。可能男性住户多、动静大,左邻右舍对此意见很大,加在合约到期,房子的真正房主要注销住房,卢广在房东的安排下被迫“搬家”。

  秦戟的床铺曾被别人睡过,他为什么在么在让和房东大吵一架。他认为,可能住客的流动性极大,加在彼此并蒸不烂 识,可能房东管理再我很多 了位,房客们的权益就难以保障。“有陌生人闯进而室友们却不过问,这我我很多 感到后怕”。

  来去匆匆人情淡 一定会 人“淘”友谊

  一次,秦戟可能在外奔波而染上感冒,他发现群租处先要 暖瓶,本来具备烧开水的便利条件,不有助养病。加在群租房上下铺林立,衣物晾在室内,窗户又长期紧闭,使得本就狭小的空间阴暗潮湿且空气很差。成为传染源后,秦戟实在 ,每种室友们可能担心被传染而有意无意地和另一方保持距离。

  “在这里可能我很多 交到真正的我们都都歌词 先要,深层的流动性决定了我们都都歌词 不我很多 为一俩个多 随时一定会 可能一蹶不振 的人付出很多的夫妻感情。室友间最亲密的事情,合适本来下楼帮买瓶水,可能代劳取个快递吧。”秦戟先要 形容群租房里的人际关系。

  秦戟的室友中人群多样,有暂住一时的背包客,有来京进行短期语言培训的中学生,有从外地来到这里实习的大学生,一定会 从事各行各业的上班族,其中不乏月收入较高的IT从业者。

  秦戟还特意提到了这位已过而立之年的群租客,这个 IT从业者告诉他,挑选 群租是可能水电费、暖气费、网费一定会 我很多 缴纳,便宜的房租压缩了生活成本,而另一方“最大的幸福本来好好睡觉,过一天是一天”。

  “可能31岁的人了,他为什么在么在么对另一方的人生有些规划也先要 呢?”秦戟不免为他担忧,毕竟群租一定会 “北漂”的长久之计。

  卢广也遇到了一位相对“高龄”的群租者,“那男的四十多岁了,从东北来到北京出差,有家有孩子,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么在么要住在这里。”

  “我住在这里有忆苦思甜的因素在里面吧”,告别群租生活可能两年的宁宇目前在北京有一间独立居住的小卧室,但她每年夏天一定会到胡同的青年旅馆里住上一两天 。宁宇说,另一方从上海来到北京时,在青旅呆了整整21天才找到住处。但正是在那里,另一方有幸结识了重要的我们都都歌词 。

  “职场上人际相处僵化 ,而来青旅的住客多是有趣的年轻人,若果我很多 来这里再认识有些我们都都歌词 ,扩大交际圈,毕竟我们都都歌词 在这里聊天时我很多 顾及很多。”宁宇说,另一方是特意来青旅“淘”友谊的。

  宁宇告诉记者,她打算等暑假将尽时再去一趟青旅,可能目前住店费用地处高位,要3000元一晚,较两年前同期价格涨了25%。

  “群租江湖”:房东手握多套房源,“躺着也赚钱”

  形形色色的群租客、房东、左邻右舍构成了“群租江湖”中的重要生态。在卢广眼中,房东的角色有些僵化 ,她不仅是精于算计的“包租婆”,管理公共卫生的服务者,也是租客间矛盾的调停者。

  “房东人挺好的,会不定期来视察,但频率不高。住客遇到哪些麻烦,一定会找她来帮忙。”

  卢广说,另一方2013年时曾住在一套有3一俩个多 铺位的“大house”,这里在被房东盘下来并且 是一处办公场所。内有三间屋子供长租客居住,且长期满员;另有一处十人间被用作短租,人员流动性较大。按照300元/天的租金计算,且床铺无空转,房东仅一日的收入就颇为可观。

  卢广一同透露,这位女房东在小区里合适有3套房,在外面的小区可能一定会 房源,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当其中一套合同到期并被要求腾退租客时,卢广被第一时间安排到了有些住处,且有挑选 房型和床铺的余地。

  秦戟也反映,她的房东一俩个多 相邻的小区中合适有5处房源,且均是针对男性的群租。至于专门租给女人房客的房子有几个,他并不清楚。房东并不房子真正的主人,我们都都歌词 作为承租者将房屋打了隔断再次出租。

  另据宁宇回忆,她两年前居住的青旅设有分店。可能已前往的青旅先要 床铺,她被建议挑选 另一家分店,且有店员引路,“房东我们都都歌词 说躺着也赚钱”。

  除了房东,群租客们本来可处里地与左邻右舍接触。秦戟说,可能居住在高层建筑,群居客集体上班也造成了电梯使用的“早高峰”。曾有孩子在电梯里被人群挤哭,进而引发了家长的连番吐槽:群租客影响小区业主正常的生活品质,增加了生活垃圾进而扰乱了环境,还破坏了门禁规则……最后,这个 老业主扬言要举报哪些群租者。

  “从前,电梯里的群租客中先要 人去理会他的抱怨。”秦戟说。

  群租禁令出台后,曾有声音指出,对于禁而不绝的群租间题,应加大对二房东的违法成本处罚,情节严重的我很多 追究其刑事责任。相关部门也应通过廉租房等形式,让目前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有安身之所。而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于2014年发布的“北京市青年住房情况报告调查”,近300000个受访者中,租住在保障性、政策性住房里的青年仍然很少,只占4.6%,而群租房、低矮平房及地下室等“非正规房源”,地处相当比例。

  “群租房是反人性的,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另一方隐私一定会 得以暴露给陌生人看。”田中秋告诉记者,另一方虽是一名群租客,但难免会产生“租不起房就该接受优胜劣汰法则”的想法。可能对群租生活深层厌恶,他甚至实在 取缔群租房的行动如若被真正落实,“我很多 将一每种相对弱势的人口淘汰出这个 城市,先要 居住环境一定会 可能得到大幅度的改善。”

  言虽至此,但田中秋却迟迟未举报另一方所在的群租房。可能舍不得那一俩个多 月的押金,月薪四千元的田中秋挑选 在这间房子里再忍一俩个多 月。一旦租约合同履行期满,他将越来越 快搬离这个 “周遭环境僵化 ”的小房间。

  “下一站你打算在哪里落脚?”记者问田中秋。

  “他他不知道,但我很多 了还是一俩个多 小房间。”他答道。

责编:赵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