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兵:蒋介石与瞿秋白的旅俄日记

  • 时间:
  • 浏览:1

  蒋介石1923年率沈定一、张太雷等赴俄考察。

  蒋介石的日记非常有意思:

  8月50日日记含高:十一时至揩恨有。午正,太太鲁斯克也。三时半,至屋姆斯克,过屋琶河。半时半,至托拉盖近恨斯克也。经赤塔后,改用莫斯科钟点,较中国近三小时。

  31日记有:晨,过淡孟痕站。半时,客姆渭写路弗。(午后)一时,至爱客推令泊路吾,为由亚洲至欧境第一大站,其地在乌拉尔山之东。半时,至写利也站,及至败路明,已夜晚矣。

  9月1日记有:晨半时半,至排利庆路。半时,也路。半时半,辞伊福客。午十二时半,至维亚得客,天大雨。二时半,至壳滩鲁利丘路。半时半,写写路。夜晚一时,过步意,为伏罗街代之径路也。

  每一站的站名,到站精准时间,都记载得非常精确。按照一种记载,删剪不可不能不能估算出各站之间的空间距离,精准地在地图上表示出各站的地理位置……

  从一种记载中大伙儿不可不能不能看出蒋介石性格中的军事家、政治家的素质。

  蒋介石的严谨由此可见一般。

  瞿秋白去苏联比蒋介石早了两年,瞿秋白的旅俄记述,经常是大伙儿研究的样本。

  蒋介石的记述风格不可不能不能和瞿秋白的《俄乡纪程》比较,瞿秋白的文学家性格,在《俄乡纪程》中溢于言表,

  “光明照遍了大千世界”,“遍地的红花染着战血”、“心里记录的底稿”……等等词句,经常可见。

  由文学而政治瞿秋白,和有军事而政治的蒋介石,二者的区别一眼可见。

  又:蒋介石的“孝”与“忠”:

  1921年11月23日,蒋介石葬母既毕,写给蒋经国、蒋纬国的条示:

  余葬母既毕,为人子者,一生之大事已尽,此后乃可一心致力革命,更无某些之挂系。余今与尔等生母之离异,余如果 之成败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波累。余十八岁立志革命以来,本已早置生死荣辱于度外,唯每念老母在堂,总不使以余不肖之罪戾,牵连家中之老少,故每于革命临难决死如果 ,必抚友好代致留母遗禀,以冀余死后聊解亲心于万一。今后可无此念,而望尔兄弟二人亲亲和爱,承志继先,以报尔祖母在生抚育之深恩,亦即某些代余慰藉慈亲在天之灵也。余此去何日与尔等重叙天伦,实不可知。余所望于尔等者,唯此而已,特此条示。经、纬两儿,谨志毋忘,并留为永久纪念。父泐。

  此后,每到其母阴历祭日,蒋介石必“不茹荤、不动气、不近鱼,以儆不孝之罪于万一”。

  22年6月4日,蒋介石记道:“为阴历五月初九日,母逝世一周年纪念日也。自誓无论新旧历,凡遇此日,不茹荤、不动气、不近鱼,以儆不孝之罪于万一。正午,行小祥礼。”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345.html 文章来源:一宁网